::: 回首頁>最新消息>新聞訊息
觀看次數:95|列印友善列印

湯德章故居案歷程說明

湯德章故居發起民間募資的事受到很多朋友的關注,我們認為這些關注正是台灣文化資產越來越受到重視的證明,另一方面也發現有一些零星的誤解必須澄清。

首先並沒有「台南市政府要拆掉湯德章故居」的事情。

目前為止,湯德章故居都是私人所有,台南市政府並沒有處分的權利。

台南市政府的角色一直是希望彰顯湯德章律師在台灣歷史上的重要性,所以從1998年訂定民生綠園為「湯德章紀念公園」,並於園中設立湯德章律師半身像;2014年將湯德章律師的就義日訂為台南市的「正義與勇氣紀念日」;以及2015年將湯德章故居掛牌為「名人故居」,都是為了彰顯湯德章律師英勇無畏的一生足以作為台灣精神的典範。

而對於將湯德章故居既然是名人故居,為何不是古蹟或歷史建築,導致面臨可能被拆除的命運。這一點要說明,台南市設立名人故居依據的是「台南市歷史名人紀念作業要點」,以故居掛牌、設立紀念像/碑的方式紀念故人、傳頌後世,和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以建物本身存在的特徵、歷史價值等條件為審議基準並不相同。因此湯德章故居雖為名人故居,但故居建築本身並不具有古蹟或歷史建築的文化資產身份。

有鑑於各界的關心,尤其也引起文史團體對文資保存不同觀點的討論,我們決定也把這段時間經歷的過程寫出來,讓關心的朋友可以了解本案發展的過程,同時也希望藉由對台灣文化資產保存的關心與討論,讓台灣的文化資產得到更多的支持與認同。

 

關於故居的所有權

1968年時湯德章律師養子即已將此屋售予王先生。

2020年3月王先生(以下簡稱前屋主)決定將故居售予新屋主楊先生(以下簡稱新屋主)。

 

關於故居的保存歷程:

2015年故居因計畫道路拓寬計畫面臨可能「被拆一半」的危機,經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在地文史工作者李文雄先生、議員邱莉莉等呼籲搶救,台南市府決定取消計畫道路,並結合民間力量,包括奇美實業許文龍創辦人等捐款70萬元修繕故居。

同年依〈臺南市歷史名人紀念作業要點〉調查整理及審議,台南市政府掛牌訂為「名人故居」。此作業要點的目的是以掛牌、紀念像(碑)設立等方式以為紀念傳頌後世,並非法定文化資產。

2020年4月6日經民間友人通報文化局,得知湯德章故居產權易主,且新屋主有拆除改建規劃,文化局立即設法與新屋主聯繫溝通,期待能遊說其改變計畫,保存該建物。經文化局努力懇切溝通,新屋主表示雖已有相關空間用途的規劃,但考慮市民高度關注,呼籲保存,最後僅同意保留故居大門的圍牆不予拆除,以提供各界緬懷。

4月17日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決定提報「湯德章故居」為古蹟、歷史建築,希望透過宣告為古蹟、歷史建築的方式保存該故居。同時文資處亦接獲通報前屋主可能於隔日(4月18日)早上進行拆除。故文資處決定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緊急臨時於4/17傍晚張貼「暫定古蹟」告示,以免審議時建物已遭拆除。

由於暫定古蹟視同古蹟的規定,將適用《文化資產保存法》相關罰則,不得任意遷移或拆除、毀損,暫定古蹟期限為6個月,必要時得延長一次,因此故居暫時不受拆除威脅。

新舊屋主兩位前後所有權人知道文資處的處置後皆表達強烈不滿,認為干預私有財產處理權,文資處只能耐性持續溝通,並特別請警察局加強巡邏。

4月23日郭國文委員出面邀請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台南市政府文化局文資處等與新屋主共同討論,希望找出各方能接受的保存方式。經協商後新屋主表示,願意配合文資審議進度,先暫時保留故居現況,並同意接受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收購。

除了對故居現況進行協商遊說,文資處也已於4月27日邀集古蹟審議會委員對故居進行現勘。並預計於7月1日古蹟審議會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之相關法規審議故居是否符合指定或登錄相關文化資產條件。

至此,故居是否可列為具文資身份的古蹟或歷史建築,將交由古蹟審議會的專業審議決定。

 

關於民間募資:

由於4月23日新屋主表達同意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收購故居的提議,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遂於5月11日於「嘖嘖平台」發起兩階段集資。第一階段至5/29需達標至1,000 萬元,以支付故居產權頭款,並完成過戶。第二階段至6/11則需達標至 2,000 萬元,以支付購置故居產權的剩餘款項,並以成立信託基金的方式永久管理保存故居。

 

關於故居是否列為古蹟或歷史建築的討論:

在台南文史界的代表性學者,同時也是文化資產保護協會創會會長傅教授宣布因不同意最近該會對於文化資產保存的意見,決定退出該會時,「究竟列為文化資產的古蹟或歷史建築本身需不需要客觀標準?或者市民記憶、歷史感等抽象標準即可構成保存要件?」引起了各界廣泛的討論。

從務實面來說,以「買下私人資產並進行後續管理維護」的作法,無論是對民間或政府組織都是沈重的負擔。所以可以看到,無論是民間還是政府,有些文化資產即使擁有所有權,但是在營運和管理維護上仍嫌不足。

從法律面來說,對於以憲法保障人民基本生命及財產權的台灣來說,政府介入私人財產的處分必須有充分且一致的標準,否則很容易淪為因執政者偏好而立場、標準不一,落入侵害人民基本權利的指控。

而就文化資產保存的立場,有沒有客觀中立的方式可以作為審議所有古蹟及歷史建築的一致標準?需不需要建物本身具有文化資產認定的特質?還是名人曾經居住過也可以成為保存的條件?

無疑一個社會面對歷史的態度會決定這個社會文明的高度,我們要以什麼方式來「保存」湯德章律師當年在迫害下仍堅持正義、犧牲自己的勇氣?而什麼才是保存無形的「人類精神」的最佳方式?紀念日?紀念碑?故居?實踐轉型正義?這些有形與無形的資產如何成為世世代代台南/台灣人共同的文化資產?

這應該是這次湯德章律師故居成為眾人關心焦點後,我們期待引發對台灣文化資產保存更具意義的後續討論。